朱自清:许多人说了一辈子话,没有说好过几句话——好好说话,有三个境界!

2018年6月18日21:05:40 评论 106

朱自清:许多人说了一辈子话,没有说好过几句话——好好说话,有三个境界!

一、谁能不说话,除了哑子?

哑子虽然不说,却也有那伊伊呀呀的声音,指指点点的手势。

说话并不是一件容易事。天天说话,不见得就会说话;许多人说了一辈子话,没有说好过几句话。

所谓"辩士的舌锋""三寸不烂之舌"等赞词,正是物稀为贵的证据。文人们讲究"吐属",也是同样的道理。

我们并不想做辩士、说客、文人,但是人生不外言动,除了动就只有言,所谓人情世故,一半儿是在说话里。

说话即使不比作文难,也决不比作文容易。

有些人会说话不会作文,但也有些人会作文不会说话。

说话像行云流水,不能够一个字一个字推敲,因而不免有疏漏散漫的地方,不如作文的谨严。

但那些行云流水般的自然,却决非一般文章所及——文章有能到这样境界的,简直当以说话论,不再是文章了。

但是这是怎样一个不易到的境界!我们的文章,哲学里虽有"用笔如舌"一个标准,古今有几个人真能"用笔如舌"呢?不过文章不甚自然,还可成为功力一派,说话是不行的。说话若也有功力派,你想,那怕真够瞧的!

说话到底有多少种,我说不上。约略分别:向大家演说、讲解乃至说书等是一种,会议是一种,公私谈判是一种,法庭受审是一种,向新闻记者谈话是一种——这些可称为正式的。朋友们的闲谈也是一种,可称为非正式的。

正式的并不一定全要拉长了面孔,但是拉长了的时候多。这种话都是成片断的,有时竟是先期预备好的。

只有闲谈,可以上下古今,来一个杂拌儿。说是杂拌儿,自然零零碎碎,成片段的是例外。

闲谈说不上预备,满是将话搭话,随机应变。

说预备好了再去"闲"谈,那岂不是个大笑话?这种种说话,大约都有一些公式,就是闲谈也有——"天气"常是闲谈的发端,就是一例。

但是公式是死的,不够用的,神而明之还在乎人。会说的教你眉飞色舞,不会说的教你昏头搭脑,即使是同一个意思,甚至同一句话。

二、中国人很早就讲究说话。

《左传》《国策》《世说》是我们的三部说话的经典。一是外交辞令,一是纵横家言,一是清谈。你看他们的话多么婉转如意,句句字字打进人心坎里。还有一部《红楼梦》,里面的对话也极轻松,漂亮。

近年来的新文学,将白话文欧化,从外国文中借用了许多活泼的、精细的表现,同时暗示我们将旧来有些表现重新咬嚼一番,却给我们的语言一种新风味、新力量。加以这些年说话的艰难,使一般报纸都变乖巧了,他们知道用侧面的、反面的、夹缝里的表现了。

这对于读者是一种不容避免的好训练。他们渐渐敏感起来了,只有敏感的人,才能体会那微妙的咬嚼的味儿。

这时期说话的艺术确有了相当的进步。论说话艺术的文字,从前著名的似乎只有韩非的《说难》,那是一篇剖析入微的文字。现在我们却已有了不少的精警之作,鲁迅先生的《立论》就是的。这可以证明我所说的相当的进步了。

中国人对于说话的态度,最高的是忘言,但如禅宗"教"人"将嘴挂在墙上",也还是免不了说话。

其次是慎言、寡言、讷于言。这三样又有分别:慎言是小心说话,小心说话自然就少说话,少说话少出错儿;寡言是说话少,是一种深沉或贞静的性格或品德;讷于言是说不出话,是一种浑厚诚实的性格或品德。

这两种多半是生成的。第三是修辞或辞令。至诚的君子,人格的力量照彻一切的阴暗,用不着多说话,说话也无须乎修饰。

只知讲究修饰,嘴边天花乱坠,腹中矛戟森然,那是所谓小人。他太会修饰了,倒教人不信了。他的戏法总有让人揭穿的一日。

我们是介在两者之间的平凡的人,没有那伟大的魄力,可也不至于忘掉自己。

只是不能无视世故人情,我们看时候,看地方,看人,在礼貌与趣味两个条件之下,修饰我们的说话。

这儿没有力,只有机智。真正的力不是修饰所可得的。我们所能希望的只是:说得少,说得好。

  • 我娃微信公众号
  • 我娃微信公众号搜一搜
  • weinxin
  • 我娃微信公众号
  • 我娃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加绒打底衫女长袖秋冬百搭纯棉韩版修身t恤上衣2017新款内搭秋衣
现货2019版小学教材全解五年级语文上册配套江苏版 五年级上册语文教材全解苏教版 五年级上语文同步教材预习复习工具书 课文讲解
花花公子牛仔裤男士加绒修身弹力直筒长裤青少年商务休闲宽松裤子
暖脚宝插电电暖鞋暖脚器加热暖脚垫卡通毛绒电热保暖鞋办公室神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